夜班时他身体不适 口头请假3天后死于家中 能否

陕西小伙康某生前是宁波镇海一家快递公司的员工,从事分拣工作。因为工作性质关系,经常要上晚班。那天,康某值晚班到凌晨2点左右,感觉身体不舒服...

  陕西小伙康某生前是宁波镇海一家快递公司的员工,从事分拣工作。因为工作性质关系,经常要上晚班。那天,康某值晚班到凌晨2点左右,感觉身体不舒服,向班组长口头请假,当即就回宿舍休息。等到第二天晚上8时许,其姐姐、姐夫将康某接回他们位于鄞州古林的家,离开时监控显示康某行动一切正常。

  据其姐姐口述,康某回家后直接回房休息。不料,次日上午姐姐去看望他时,发现康某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经民警现场查勘,排查他杀,并出具因疾病死亡证明。事情发生后,死者的姐姐当即与企业方协商赔偿事宜,认为是工伤。康某的姐姐向所在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其父母老迈,身在陕西老家,听闻儿子意外死亡情况后,伤心过度,无法来到宁波处理儿子的赔偿事宜和后事。快递公司认为康某法定第一顺位继承人并非其姐姐,拒绝配合调解。调解陷入了僵局。

  “时间急迫,我们当时觉得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调解员说,他们当时通过114查询到了康某父母所在的陕西某村委会的电话,联系当地村干部说明情况,由村干部找到康某父母。通过村干部和九龙湖司法所的调解员微信视频连线,将康某父母身份证明,老夫妇口头授权和委托情况录了下来,传送给调解员。康某父母在视频中,将康某的后续事宜全权委托给了康某的姐姐处理。调解员将录制的视频展示给快递公司负责人看,公司负责人在看到康某的父母录制口头授权的背景就是当地村委会,而且由村干部来老夫妇证明死者父母的身份后放了心,接受了调委会的调解。

  最终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如下:该公司一次性赔偿给康某意外疾病死亡丧葬费、抚恤金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5万元。

  调解员分析,这起案件有两个纠纷争议点:第一,是否能认定为工亡;第二,企业在事故中是否有过错责任。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认定工亡的法定情形有七种,视同工伤情形就有三种,并对工伤死亡时间做了明确规定。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视同工伤的情形之一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以认定为工亡。

  本案中,因为没有医院的抢救记录而且发病时间认定上很困难,不能认定为工亡。

  对于这点双方均表示认可,但对于过错责任划分双方分歧很大。死者家属认为:康某请假在宿舍休息期间,公司没有派人去看望,或者陪同前往医院就诊,出事后也未派人前去看望。此外,作为上市公司,该企业在考勤请假制度上有严重缺陷,员工第二天没有去上班,班组长也未察觉并未联系当事人。

  企业方辩解称,康某作为成年人,理应对自己的身体有一定认识,身体不舒服,完全可以自行去就医。再者,康某由其姐姐带离公司时显示行动正常,事发点又在家中,不应由企业承担赔偿责任。

  面对企业方,调解员指出:康某口头请假后在企业宿舍待着的40多个小时是救治的黄金期,企业方存在一定的管理责任。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如果本案中死者在因身体不适请假时就直接去医院,很可能转危为安,假设最终经抢救无效48小时内死亡也能被认定为工亡。作为员工,要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负责。

  案例对企业的管理制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警示作用。首先员工请假必须走书面流程,口头请假不利于证据的保存,对请病假人员原则上第一时间要通知家属。对于有集体宿舍的公司,要加强日常的巡查工作,发现问题及时处置。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周岁以上还“画地图”可能就是病台州高温津贴6月至9月发放 “职业性中暑”可申请工伤认定照片被人发网上还遭污蔑 不知对方是谁该如何维权杭州有位院长早餐顿顿喝粥治好了自己的老胃病守桥十载护平安

  • 上一篇:夜班孝子彭建国:连上13年夜班只为照料八旬老母
  • 下一篇:南宁市属媒体切实履行意识形态责任做好新闻宣